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2019年典型案例9】揭阳中院执行法官因案施策,终寻“真正被执行人”

时间:2019-11-15  来源:揭阳中院执行局   阅读:2 次


【执行法院】

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行案号】

(2018)粤52执79号                         

【案件基本情况】

2018年,被告揭阳市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未经原告北京XX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授权许可,在其营业场所提供的卡拉OK点唱系统中完整的收录并有偿向用户提供播放原告享有著作权的115部音乐电视作品,原告认为,被告作为音乐电视作品的使用者,应对其使用的作品是否具有合法的授权负有严格的注意义务,被告未经许可使用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侵犯了原告对涉案作品所享有的放映权、复制权,并其主观上具有过错,客观上给原告造成了损害后果,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2018年7月原告向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被告。该案于2018年7月27日立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最终,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20日判决:一、被告揭阳市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北京XX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享有的112部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的行为,并立即从其经营场所的歌曲库中删除对应的侵权作品;二、被告揭阳市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北京XX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30000元。

判决生效后,被告没有如期履行判决确定的还款义务,原告向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案件被法院立案执行,进入执行程序。

【执行过程】

在执行过程中,2019年4月15日,执行人员依法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并及时查询、控制被执行人名下财产。2019年5月20日,经查询工商信息,执行人员发现被执行人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存在法定代表人黄某、实际产权人许某、实际控制人陈某、实际经营者杨某、KTV业务分包经营者田某均属于不同的独立经营主体,不存在经营权属、业务交往的关系。实际侵害作品复制权、放映权纠纷的是KTV业务分包经营主体及田某(经营者),而根据工商登记情况,如要采取失信、限高、冻结账户措施将直接针对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黄某。谁才是真正的被执行人,成为该案执行的一大难题。一是按照判决确定的法律义务来看,承担责任的是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实际侵权人不想理,因为法院的执行不会对其产生实质性影响;而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觉得不是其责任,不愿理。执行人员在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之间存在选择的困境。二是在走访过程中,执行人员接触的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只是认识部门经理,对大酒店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完全不认识,导致相关的法律文书无法送达,相关执行事项也无法及时告知及传达。三是如果对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采取强制措施,因为执行标的只有二、三万元,不能简单对大酒店的财产进行查封、扣押等措施,容易造成超标的处置。如果对大酒店采取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措施,以及对法定代表人采取强制措施,无法对大酒店相关业务的实际经营人(实际侵权人)构成执行威慑。

2019年6月,经调查发现,揭东区XX大酒店有限公司产权及经营体系比较复杂,法定代表人黄某在大酒店曾被整体拍卖、产权变动后没有及时办理变更,与大酒店不存在任何关联,实际产权人下落不明,实际控制人陈某,实际经营者杨某又很难取得联系,而KTV业务是由另一经营主体田某租赁大酒店的场地进行承包经营。执行人员多次前往大酒店,均无法找到可以协商处理该案的负责人。而大酒店前台工作人员也以不知情,无法配合,拒绝提供负责人联系方式。负责人办公室也闭锁没有人员办公,执行工作一度陷入困境。2019年7月,执行人员经查询财产线索分析,发现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是以该酒店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启动查询,并无发现被执行人酒店的公户、银行账户等情况,故执行人员通过企业信息查询,以被执行人的营业执照注册码及机构代码证作为查询依据,启动传统查控,实地走访当地的不动产部门,走访全市各大银行网点,发现被执行人在农业银行2005年曾开立公户,但已经于2010年销户,线索再次中断。

【执行进展】

2019年8月,执行人员经研究决定从大酒店的法定代表人入手,积极寻找,要求配合法院工作。经多方寻找,发现大酒店法定代表人黄某曾在揭东烟草局工作,执行人员前往调查了解,但发现其已经不在此单位工作。之后,执行人员发现,大酒店的原股东为揭东某发展公司,经查,其法定代表人与大酒店的法定代表人相同。执行人员前往走访了解情况,经揭东某发展公司工作人员联系,法定代表人黄某才被法官“寻到”。执行人员将相应的法律文书、通知等材料送达给黄某,并告知相关事项,要求其积极履行法律义务。而黄某表示,其与大酒店没有任何关联,且大酒店产权已经拍卖发生变动,因特殊原因,法定代表人没有办理变更。执行人员表示,从法律关系上,黄某仍旧是被执行人酒店的法定代表人,限令其限期履行法律义务。黄某表示,其将积极与实际产权人、实际控制人等酒店方联系,尽快配合法院执行工作。黄某反映,大酒店经营方面比较复杂,实际经营者比较难联系,请求法院作申请执行人工作,商谈和解事宜。2019年9月9日,经执行人员多次做工作,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大酒店分包KTV业务中的实际侵权者达成和解事宜。2019年9月11日,被执行人将案款2万元转入法院账户,法院立即对案款进行发放,案件得以顺利执结完毕。

【典型意义】

该案是揭阳中院受理执行的侵害作品复制权、放映权纠纷系列案出现的新的执行难题,即出现被执行人主体存在多次流转、多层承包、分包,出现总经营者与分包经营者不存在隶属关系及业务关系,而导致形式侵权者与实际侵权者不一致的情况。执行中发现总经营者的公户往往没有在工商进行更新,出现公户被停用,而实际公户没有进行备案更新的情况。一般这种案件,查无被执行人名下的可供执行财产,对被执行人采取限制措施后,就可以终本结案处理。而本案办案人员从追求实质正义出发,寻找“真正的被执行人”,从查找总经营者的法定代表人入手,向其送达法律文书,并要求其配合法院“寻找”真正的被执行人。通过多方沟通协调,释法答疑,以和解方式进行结案,办案标的虽小,但具有较好的示范作用,为申请执行人维护生效判决确定的债权,同时让真正的侵权者承担责任,达到了法律对被执行人的威慑力,彰显了法律的公平正义。